• 2006-03-08

    是谁让我在话剧中流泪?

    215,广州13号剧院看《天河丽人》,这是我第二次看话剧。

    第一次是在中山纪念堂,六年前,看的是《屈原》。那时对话剧的映象就是几个人在台上很夸张的表演,大声地说话,一直以为那只是圈内人的东西。但是去了以后,演员的全情投入和剧情的高潮起伏使我这个在都市生活久后有点麻木的人无端端流了泪,从此我对话剧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但那仍然只是我唯一一次对话剧的影象。

    六年后的今天,跟着朋友一路寻过去看《天河丽人》,这才完成我第二次看话剧的经历。那天,我们在一栋二层楼的旧水泥房子旁停下,看到广州13号剧院的字样,就象是回到旧电影《一双绣花鞋》片子里的场景,又好似回到孩童时期镇上的电影院,总之那种旧旧的感觉一下涌了上来。

    摸索着坐到一个空位,演员已经在投入角色了,见到两个女演员象拉家常在咖啡厅式的舞台上说着话,我突然有些好笑。

    渐渐地,我却发现象在看邻居的女性朋友聊天,聊她们自己的故事。就这么不自觉地入戏了。当看到门捷在大声问自己象不象母猪的时候,当看到她几乎歇斯底里地想表达自己无法释怀的情感时,我突然明白到一个透骨铭心的道理:原来女人跟男人真是不一样的,再强的女人也是活在对情感的幻想中,再弱的男人也是物质和权利世俗物的奴隶,女人是精神的,男人是物质的,女人的物质是为了迎合男人的物质。

    一个多小时很快过去,戏也结束,观众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演员们也还在戏中徘徊,那种面对面带来的感受真是不同。有观众感慨说这跟看一场电影不一样,有的说喜欢钢琴师的弹奏,有的欣赏男演员的演技,还有资深的话剧行家说它可能有些欠精致,但不管怎样,这次的话剧又让我眼角湿润了不止一次。

    据了解,广州话剧团一年仅有四场正式话剧的演出,《天河丽人》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想面对市场的一部小型而大胆改变模式的话剧。话剧在很多人心中,或许还是一种曲高和寡的东西,人们对于话剧的理解也许就象我以前一样,不就是几个人在那里大声说话演戏给你看吗?现在我却很想推荐,把这门简单的艺术,通俗的艺术,生活原味的东西推荐给你,让你也发自内心地去被感动,至于为什么流泪,我想每个人的原因一定不会尽同。

    来源:严慧

    分享到:

    评论

  • 一点建议:

    剧本突出表现了南越王与中央政权的关系。在割据称王、臣服归汉的矛盾中展现南越王以地方安宁为重的务实精神。

    演出以重新归汉结束,让人觉得草草收场。作为“南越王”,他如何治理南越?他对南越发展有何作用和地位?却没有反映。如果能在“治理南越”的故事冲突中有所展现,我们对南越王的认识会不会更加全面、人物形象也会更丰满感人?

  • 第一次跟着朋友曲曲弯弯地寻到广州 第13号剧院,在门口见到了“外来媳妇本地郎”里一个熟悉的面孔——“康伯”,“康伯”抱着孙女和我们亲切地聊了几句,像是老熟人(其实是第一次见面)。

    进到剧场,不到一百人的空间,直接感受到了那种与众不同的“场”。

    看着两千年前“南越王”在舞台上的演绎,与之共悲共喜,竟有电视、电影所没有的一种亲近的感动,也许,这就是话剧的魅力?

    换幕、谢幕,数量和声音不同的掌声,表达着不同的评价,让我深深感动,有一种真正的交流发生在彼此之间。这是一种很亲近大众的艺术,为什么却长久不为人知,冷落一边?

    广州并非文化沙漠,只是人们缺乏认识她、了解她的渠道。虽然生活在本地,却不了解身的沙河顶有如此众多的文化艺术团体,不知道在那里还有那么多坚持高雅艺术的人还在努力耕耘。

    如果,多点渠道、多点沟通、多点主动,走出深宅大院,主动推荐自我,更普遍、更方便地走近广州人的生活空间,营造一种平民也能接近的氛围,我想,话剧这种艺术形式就不再高高在上,曲高和寡了;广州人、还有越来越多正在移民广州的新广州人,是会喜欢、接受、热爱它的。
  • 好啊,写得好啊
  • 原来制作这项网页是你的工作,哦,明白了,我还以为是你复制别人的东西呢。呵呵。祝你成功啊!
  • 很想看!可惜时日无多……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blog的?